上海公墓华亭息园,买墓地免费上门接送!提前1天预约
全国咨询电话:021-34500352
上海公墓嘉定墓地上海华亭息园公墓
上海公墓嘉定墓地上海华亭息园公墓

上海公墓嘉定墓地上海华亭息园公墓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上海公墓嘉定墓地上海华亭息园公墓相关文章

首页 > 新闻资讯 > 相关文章

基督徒葬礼上的冲突、交融与当地社区的社会文

来源:2021-07-24 11:28:32
    李亦园先生从1941年堰师县东平村中基督徒丧礼上的冲突入手,认为“近代中国文化的变迁可看作是异质化了的文化与统一的社会互相作用的表现”[9]。李亦园先生所用的是(河南堰师县的田野纪实》,当时村中有两家受洗,死者是一位老太太,她长媳(寡居)、次子次媳及其两个孙子都信奉基督教,而且“信奉虔诚,生活习惯几乎完全改变传统的做法”。老太太临终前吩咐儿孙按照基督教葬礼办,但是娘家却是大户,也很固守传统习俗,所以就引起极大的冲突。由于冲突,舅父带着二大帮人把孝子、孝媳打了一顿。由于此,出殡被迫推迟一夭。次日的出殡没有遇到阻拦,完全按照基督教葬礼办,队伍快走到娘舅家门口时,送葬的人都很害怕。结果,却比预想的要好,娘舅家的人在门口设八仙桌,按照传统的方式进行路祭,双方倒是相安无事.
    与李亦园先生看到的那个村落中基督教发展情形不同(现在这个村子基督教的情况,应该有了很大的变迁),我所调查的地方基督教新教发展迅速,已经影响到乡村民众日常生活,民众对基督教的态度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上海公墓,嘉定公墓,上海墓地,华亭息园,
                      基督徒葬礼上的冲突、交融与当地社区的社会文化认同

    我们可以笔者伯母葬礼为例加以说明,并进行对照。2002年暑假回家,刚赶上我同族一个伯母的葬礼。她的五个儿子及五个媳妇中,只有二儿子及其媳妇是不信主的,其他四对都是信主的。卧病在床的她曾对儿子们说过这样的话:“我知道你们信主,我死后,你们不跪,也就算了。”对于一个不信耶稣的人来说,说这话时心中未免有些悲凉,幸好尚有一儿子不信主。
    在李村,老人死后出殡时.儿子应该双腿跪下大哭。笔者伯母出殡时,四个信主的儿子蹲在地上大哭,而那一个不信主的儿子跪在地上大哭。但是,他是单膝着地的,他舅舅看到后,对准他的腿窝一下子把他没跪的那条腿瑞得跪在地上。按理,跪拜双亲,尤其是在丧礼上,应该双膝着地,而他单膝着地,显然不合规矩,他舅那一脚瑞得他无话可说。而对另外四个信主的外甥蹲在地上大哭的做法,他并未干涉。这件事使我意识到基督教对丧葬民俗的极大冲击及人们对基督教的逐步认同。
    问到丧礼有何不同,一位信主的老太太说:“任何人都不跪,耶稣的儿子谁都不跪。去世封墓之后不看,不过七不过百日,正月上坟挂纸,不叫摆供。”可是问题并没有这么简单,尤其是碰到家中有人信教、有人不信时,信徒怎么处理才能既符合自己的信仰,同时又不像李亦园先生提到的堰师县的例子那样引起很大的冲突,确实是一个关乎信徒信仰与家庭、宗族协调的重要间题。
    由于调查资料的限制,笔者只能举一个例子。20世纪90年代初,一位女信徒的母亲过一周年忌日。按照当地的风俗,女儿要找人做纸扎送到坟上去。她很矛盾,因为她觉得这有违基督教信仰,可是娘家的兄长都不信耶稣,她也不敢违背风俗,可风俗在她看来是迷信,有违自己的信仰。经过内心的挣扎,周年的时候她还是拿花圈、纸扎回到娘家,把这些送到母亲的坟上,一顿号陶大哭。回到家里,她开始祷告,说:“我这是犯罪。”面对上帝与母亲、兄长、亲属,她首先选择了后者,明知是“犯罪”还要这样做,“犯罪”之后再忏悔。这一方面说明当时基督教的发展还处于开始阶段,还没有深入人心,另外也说明了当时家人、传统风俗的压力。十年之后的现在,伯母的儿子在他们母亲的葬礼上可以不跪,娘舅默许。这一默许,意味着基督教的习俗规矩逐步为人们所认同,虽然人们对基督教还有些许的看法。
    2005年8月笔者访间赵牧师,问起基督徒在葬礼上有没有发生冲突,他介绍说“一般发生的不多,但也发生过,那一般都是宗族势力大。有一家按照基督教葬礼办,人家不叫进坟地。”笔者间怎么处理的,他回忆说:“最后,那一家拔坟(另择坟地),那都是大宗族,极个别。”问这是哪一年的事,他说:“这都是十几年前的事,现在宗教政策贯彻普遍,没事。”赵牧师是全县唯一的牧师,又是县三自会的会长。他认为这是宗教政策贯彻的结果,实际上基督教自身实力的慢慢增强,逐步为越来越多的人们认同是这一变化的最根本原因。这一细微的变化是不容忽视的。民俗、文化不就主要是渐变、潜移默化的吗?这些渐变是值得关注的,从长期来看,这一变化并不小,而是意义深远。